選單

獨夜

好多的曾經,好多的淚水,好多的支持與鼓勵。就讀八年一班的我,被世人貼上果凍族的標籤,我只能聳肩、嘆氣。但我不甘心這樣,敵人連碰都還沒碰到怎麼可以就這樣倒下?於是,我扯掉這枷鎖,走出這框架,放手,讓自己跟隨著夢想,做最真實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