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Music Archive 自由音樂網,合法下載免費音樂MP3

Free Music Archive

作者/Pseric(2009-09-23)

幾年前發生的MP3事件,確實讓很多人把下載MP3和是不是會因次觸法劃上等號。其實不然,MP3只是一種檔案格式,若是在合理的範圍與取得授權的情況下使用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Free Music Archive 是一個專為自由音樂而設計的網站,簡稱 FMA。網站集合了相當大量的音樂元素,目前有25位Curators,提供相當多元化的自由音樂,或是透過音樂類型來選擇你喜愛的音樂。除了可以線上聽音樂,也能免費將MP3檔下載到自己電腦裡,或是放入iPod等播放器。FMA所採用的授權方式為Creative Commons,在下載音樂前必須先瞭解其授權方式與限制條件。

從不同的音樂館找尋音樂

進入FMA後,在上方選單找到 By Curators 的選項,可以看到由不同 Curators 所管理的頁面。他們分別蒐集了不一樣的音樂,你可以自由進入,然後直接按下右上角的 Play Page 來播放音樂。

fma_01.png

想先聽聽音樂類型嗎?直接點選音樂前方的黑色播放鍵,稍待片刻就會聽到音樂。如果想下載MP3,直接點最右邊的箭頭即可。還有還有,點選 VIEW ALL 可以瀏覽全部的音樂喔!

fma_02.png

以音樂類型找尋音樂

在網站上方選單,以 By Genre 的方式可以選擇你想聽的音樂類型。

fma_03.png

找到後直接點選播放就能聽到音樂。操作方式與前面一模一樣,FMA的設計上其實不難操作。

fma_04.png

樂團、專輯詳細介紹

點選歌手名稱、專輯名稱或是樂曲名稱等等,都會進入比較詳細的介紹畫面,例如某個樂團的創始時間、成員和背景介紹。我覺得這種氛圍還蠻棒的,除了讓一些比較沒知名度的音樂製作人有更多曝光的機會,也能夠藉由這種方式鼓勵創作。

fma_05.png

若你真的對某張專輯、或某個樂團愛不釋手,想要讓你的朋友都知道的話,也能以網站側邊欄提供的原始碼來幫他們宣傳!這是一個看起來很簡單的音樂播放器,範例如下:

雖然FMA不需要註冊或付費就能使用這項服務,但註冊也是不用浪費你太多時間的。如果你想支持他們,不妨註冊一個FMA帳號,註冊會員後你就能夠對音樂或樂團留下你寶貴的意見囉!

點這裡前往 Free Music Archive

迴響

  1. 說道...

    一.惡警及檢察官及政府人員集體強盜殺人.(電視上說警察破案,那些警察本身就是強盜殺人犯.)
    二,審計長林慶隆及基隆審計室張錦堂及裏面的員工,拿了一張不實的診斷書還辱駡我是精神病,就將我資遣.
    三.基隆審計室主任張錦堂及警察還教嗦我家的人家暴,並教嗦署立台北醫院醫生下毒殺我,不但綁架我,拿毒藥給我吃,破壞我的腦部器官,使我差點死掉.結果腦部器官被他們傷害到無法上廁所,連地板都不認識,差點被車撞死.(可能被撞死後他們還要主張我自殺).基隆審計室主任不但一天到晚偽造公文書,還恐嚇我要妨害我自由,我去告他,結果他就夥同警察,檢察官一起犯罪,他們叫醫生向我說告人是一種精神病.他們還教嗦署立台北醫院醫生下毒殺我,強迫我吃毒藥.他們還找台北市聯合醫院松德分院(原台北市立療養院醫生)恐嚇我說若有人偷你的錢,或強盜我的財務,對我作出違法的行為,不可以去告他們,否則是一種精神病(然後他們就要假裝執行公務綁架我去吃毒藥).我寫信給他們院長及行政院衛生署署長結果他們是共犯.大騙子向我說若有人對我做違法的行為我去告他們就是精神病.(後來我只好自己到別家醫院拿證據,結果別家醫院開了證據,已證明我根本沒病,結果拿給他們,他們還故意寫信又駡我是精神病,三天兩頭公然侮辱我),政府集體殺人了,殺人了.己動手殺人了.
    四.我向全省各派出所及寫信給各分局長,及警政署及刑大內政部及行政院院長及總統及副總統信箱及台北市政長信箱及台中市市長信箱及台南市市長信箱及寫到立法院及市議會給議員及提復審到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及提行政訴訟及寫到大法官,甚至向檢察官報案.結果原來是集體犯罪.我還寫信給媒體,他們也不願意幫我.
    五.他們還夥同台北市停車管理處處長及會計室及工程人員在裏面偷公庫的錢及騙我的錢.
    六他們還夥同志光補習班教審計學的金永勝公然侮辱我們上課的人是白痴,志光補習班教會計學的郝強還說要用板擦丟我們,志光補習班教會計學的另一個老師並在上課中叫我們去自殺.檢察官及警察是共犯.我打電話報案,他們不但未處理,結果還繼續犯罪,最後他們就假裝要辦案,叫我去做筆錄,然後要殺我,不但誣告我,還對我囚刑,把我毆打成傷,並要把我手折斷,要殺我.檢察官及地檢署的法警及看守所的警察是共犯.
    七.他們還教嗦受刑人辱駡我髒話,我在洗澡的時候,受刑人還嗆我在外面穿衣服,否則要衝進來,後來又將我換了一間,裏面的受刑人還告訴我旁邊房是愛滋病房,(真令找心生畏懼).後來又找了另一個受刑人進來駡我.最後又將我換房,結果那個受刑人叫我去吃精神科的藥,還說我不吃那個藥是很笨.然後他們還讓受刑人將洗衣粉及洗碗精放在一起洗碗,(真令人心生畏懼)
    八.檢察官及警察還妨害我報案,我打電話報案,結果他們駡我髒話(置少二百次以上),真令我心生畏懼.檢察官還寫信駡我是精神病.真令我心生畏懼,我拿證據給他們,他們居然回函說沒證據,然後又駡我是精神病.
    九.他們還阻止我向別人他們集體犯罪是現行犯,我那時在台北花博放錄音帶,說他們是現行犯,結果他們警察一,二十個要綁架我,要拿毒藥強迫我吃,還要殺我.
    十.結果我只要到各地報案,說他們當地的警察未處理,並夥同犯嫌在犯罪,而他們警察共同的作法是又通報給當地的警察(就是犯嫌),並暗示當地警察夥同被告下手殺人.那些惡警還妨害我在網路留言,還公然侮辱我是精神病.或是把我的留言給刪除.

    歡迎轉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